学院
当前位置:首页 > 学院新闻 > 蓄电的“青椒”

蓄电的“青椒”

30岁当教授,31岁指导博士生在国际期刊发10多篇论文

(转载自《潇湘晨报》2016年11月22日 )


11月19日,湖南大学物理与微电子科学学院教授鲁兵安。图/记者金林

    生于1985年,来自湖北恩施农村,他叫鲁兵安,是湖南大学物理与微电子科学学院教授。一个“土博士”,在“海归”遍地的湖南大学里,成了学校目前最年轻的博士生导师之一。

 

    当然,这些头衔还不足以让他成为校园里受人关注的学术明星。2016年还没结束,鲁兵安就以通讯作者的身份,指导博士生在国际高水平学术期刊上连续发表了10多篇论文,其中7篇期刊的影响因子(国际上通用的期刊评价指标)在10以上。

 

    对于全世界的科研工作者来说,想在影响因子超过8的学术期刊上发一篇论文已经很困难。在科研压力巨大的高校青年教师群体(又称“青椒”)里,鲁兵安做科研似乎如鱼得水。

 

    本报记者范典长沙报道

 

    “前几天在南方科技大学举办讲座,有学生问我:你的梦想是什么?”11月19日,在一间由学生宿舍改成的会议室里,鲁兵安说,他这样回答台下的学生:“希望10年之内,能够培养出20个教授。”这个来自鄂西农村的85后,有着一股既成熟又朴实的气质。

 

    鲁兵安的这个“小目标”已经开始了第一步,他培养的第一批博士快要毕业,其中有一人从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访学归来后,有望被直聘成湖南大学化学化工学院的副教授。这跟鲁兵安的经历如出一辙,2012年,他从兰州大学博士毕业后,被湖南大学物电院直聘为副教授。2015年,他晋升为教授。

 

    学生发文章,他自掏腰包奖励

 

    岳麓书院东侧,一幢拥有几十年历史的两层学生宿舍楼,已经改建成办公楼和实验楼,这栋楼里的老师和学生正解决储能电池领域的世界难题。

 

    鲁兵安的办公室在二楼,咯吱作响的地板、黑白相间的墙面都透露出一股岁月感。这里是他平时待得最多的地方,他的博士生龚德才说,鲁老师不是在出差,就是在这栋楼里。

 

    11月中旬,湖南大学2013级博士生于馨智以第一作者的身份在德国期刊《先进材料》上发表了一篇关于铝电池的论文,鲁兵安是他的博士生导师,也是这篇论文的通讯作者,这是他今年以通讯作者身份发表的第7篇高水平论文。鲁兵安自己掏钱奖励了于馨智5000元,每次学生发表了文章,他都会奖励几千元到一万元不等。

 

    “我们现在常用的锂电池,已有20多年的历史。”于馨智说,锂电池寿命短、充电速度慢等问题,已经制约了很多产业的发展,他的这篇论文尝试在铝电池上寻找突破口。

 

    不久前,鲁兵安还以通讯作者的身份,指导博士生朱健在《自然》杂志子刊《自然·通讯》发表了另一篇关于储能电池的论文。

 

    目前,鲁兵安的5个博士生里,年龄最大的比他长了近10岁,其他的也只比他小三四岁。龚德才说,鲁兵安老师待他们很严,但彼此之间交流毫无代沟。

 

    “他很朴实,也很老实,对科研有狂热的追求。”说起鲁兵安,湖大物电院院长文双春赞不绝口。

 

    沉下心踏实搞科研,总会出成果

 

    4年前,鲁兵安还是一个从未踏出过国门的博士。在兰州大学本硕博连读8年的他,有一系列出众的科研成果。当时,很多高校抛来橄榄枝,有的学校甚至答应直接给他教授职称。在众多“海归”博士中,鲁兵安这个“土博士”如此抢手,实属不易。

 

    “我一直喜欢物理,高考后就报了物理专业。”2004年,鲁兵安考入兰州大学,进入物理学基地班。这个班实行滚动淘汰制,只要挂科一门,就会被“踢”出去。

 

    鲁兵安说,他很幸运,这个班给每个大四学生提供了4万元的科研经费做毕业设计。他就是在大四的时候走进实验室,练好了基本功。

 

    鲁兵安认为,搞科研就要注意力集中,沉下心来踏踏实实地做,“要有扎实的基本功”,多少会出成果。

 

    读研究生的时候,学校条件差,鲁兵安那时候不仅要做科研,还要当泥瓦匠和电工。做实验前,他还要亲自把一些基本的实验器材搭建好。

 

    鲁兵安很感谢研究生导师谢二庆教授:“他有一种与世无争的精神,一心做自己喜欢的事。”给他带来巨大影响的,还有斯坦福大学的教授戴宏杰,2014年至2015年,鲁兵安曾在他的实验室担任过一年的访问学者,深受其科研精神影响。

 

    曾经家境贫寒,感恩他人相助

 

    鲁兵安说,现在他每天要带学生,要陪正读小学一年级的孩子,还要照顾自己的家庭。

 

    读书时,鲁兵安的家庭条件很差,他靠助学贷款和兼职维持了大学四年的生活,还会给弟弟寄一点生活费。2008年结婚,2010年儿子出生,目前工作顺利。他的人生路上,除了最初的物质匮乏,其他方面似乎顺风顺水。

 

    2005年,鲁兵安注册了一个QQ号,和其他人一样,他急切地在网上找人聊天,没想到,他很快就找到了未来的妻子严晓亮。和鲁兵安谈恋爱的时候,严晓亮在兰州的一家三甲医院当护士。按照世俗的标准,严晓亮的个人条件远好于鲁兵安,他们的这段感情,最开始遭到很多人的反对。

 

    2008年,两人领证结婚。“领完证我们发现身上只剩几十块钱,为了省钱,我俩走了十几公里的夜路,从兰州城东走到城西。”鲁兵安说。

 

    “从小学到现在,我遇到了很多帮助我的人,我也学会了感恩。”鲁兵安说,读研时,他在网上买了6700元实验器材,最后发现被骗了,钱打过去后没收到货。他的导师谢二庆立马转了7000元给他。

 

    2012年,鲁兵安刚来长沙。此时,他的儿子已经两岁多,妻子辞去工作随他来湘,全家几乎身无分文。同年底,鲁兵安加入了湖南大学“千人计划”许志教授团队。“刚到长沙,经济压力很大。”鲁兵安说,许志老师不仅替他出了购房首付款,还替他出了最初的房贷。“许志老师到底借给我多少钱,我不知道,许老师自己也不知道,只有我老婆知道,账是她记的。”

 

    “许老师的钱,我现在都还没还清。他说,等我有钱了,就拿欠他的钱去做慈善。”鲁兵安说,自己对物质没啥追求,满足了基本需求就行。

 

    鲁兵安的儿子已经6岁,周末时他会把孩子带到实验室。现在,儿子俨然成了他的“小秘书”。平时科研任务重,他只能抽空陪孩子。他打算等儿子读六年级的时候,就开始带他做实验。